再快一点情感口述,我们初恋第一次女友让我再快一点

作者: admin 来源: 经典美文网 发表于: 2019-08-01 21:29

  再快一点情感口述,我们初恋第一次女友让我再快一点.余美站在天台上望着远处的天空,夕阳将落,大片的火烧云宛如一块块绣工精致的锦缎,让夏日的傍晚格外迷人。

  她喜欢这样的美景,常常能让她痴迷地看很久,有时也会对着夕阳高歌一曲,这是她苦楚的人生中唯一快乐的时刻。

  此刻,没有人看见她,她可以自由自在地露出自己的脸,风直直地吹在脸上,多么舒服的感觉,只可惜她以后再也感受不到这样的舒适,这已经是她生命的最后一刻了。

  余美拿出口罩再次戴上,往下面看了一眼,六七十米的高度让她眩晕。

  这是一座地处偏远的烂尾楼,没有人来往于此,她如果跳下去大概很久都不会有人发现吧?这样也好,到时候就算被发现了,也是一堆烂骨头了,没有人看到她的脸到底是什么样的。

  她抬头看了一眼瑰丽的夕阳,喃喃道:“就算是天空也需要颜值,没有颜值的天空也不会有人爱吧。”她缓缓爬过护栏深吸一口气,如果有来生,请让她变成最美的人,哪怕短命都可以。

  她闭上眼睛准备纵身一跳,就在她松开护栏的那一刻,她的胳膊被人抓住了。她扭头一看,一名身穿褐色短衣的长发女子抓住了她。那女子戴着一副宽大的粉色墨镜,遮住了半边脸庞,只露出一点薄唇。

  “放开我!”余美下意识地掩住自己的面庞,生怕女子看见自己的脸。

  “为什么要死?”女子的声音并不高,却带着让人不容拒绝的威严,“活下去不好吗?”

  余美看了陌生女人一眼,虽然被墨镜遮住了半张脸,但剩下的半张仍然透出精致。余美冷冷地甩了下手,说:“像你这样漂亮的人根本不会明白!”

  “漂亮?不漂亮就不值得活下去吗?”女子并没有松手。

  “当然!这世上不漂亮的人就不该活着!”余美大声喊道,胸口因为激动不断起伏,“颜值就是正义,丑就是原罪。你不知道吗?只要你漂亮,做错事都会有人原谅,可你如果长得丑,做好事也会被人骂想出风头,做错事那就是十恶不赦!你根本不会明白!”

  “哼,这就是你要去死的理由吗?如果真的因为丑要去死,那你去吧。”女子松开了她的胳膊,冷笑道,“像你这样的人根本不知道什么才是活不下去的理由。”

  余美愣住了,目瞪口呆地望着女子。女子望着远方道:“这世上真正应该死的是穷人,穷才是最可怕的原罪,当你有足够的钱,即便丑陋也会被人奉若神灵,每个人都会为你卑躬屈膝,可若是穷,即便你美若天仙,你也只能曲意逢迎。没有钱的人生才可怕,每一刻都是折磨。”

  余美沉默了片刻,道:“那么又穷又丑呢?”

  “又穷又丑就要想尽办法让自己不穷不丑。”女子摘下了墨镜,她的脸上有一道明显的疤痕,让她那张原本美丽的脸庞变得触目惊心,“相信我,你可以变得不丑也不穷。”

  余美以为自己在做梦,她听着面前这位身材姣好的女子说的那些话,仿佛天方夜谭。更换躯壳?到底是什么意思?她呆呆地望着女子,问道:“不是整容?”

  “整容不过是对原本人体的修正,根本解决不了根本问题,就好像贴在墙上的墙纸,时间久了墙纸剥落,原本里面丑陋的东西还是会露出来,只能再继续修补。但我说的是不同的,你可以彻底换掉你的身体,变得非常完美。”女子耐心地解释道。

  “身体如果更换了,那我还是我吗?”余美还是不敢相信。

  “人最重要的不是躯体,而是灵魂对吗?”女子笑了笑,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,“从科学的角度来说,并不存在灵魂,但是只需要将你的意识注入其中,你就还是你。”

  余美想了许久,越想越觉得糊涂:“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这种事?”

  “这是最新的科研技术,并没有向外界公布。”女子回答她,“目前只有一家科技公司正在做实验。”

  “实验?”余美更加犹豫,“会不会失败?失败了会怎么样?”

  女子露出一抹笑容,脸上的疤痕让她的笑容变得凌厉逼人:“失败了又怎么样?你都敢从这里跳下去了,你连死都不怕,还怕失败?”

  余美心头一震,低头望着高楼下的废墟。女子在一旁继续说道:“成为一具烂在这里无人知道的尸体,还是从此改变自己的人生,全看你自己选择。”

  女子指着远处的夕阳说:“你看,那夕阳多美丽,你不想继续看看吗?”

  余美抬头看了一眼天边的夕阳,瑰丽如梦,五彩斑斓的云彩烘托着夕阳,那是夕阳坠落前最后的绚烂。

  2.

  房间只有十几平方米大小,里面能被称为家具的东西只有一张极小的电脑桌和一张单人床,床边是一个粉色的简易衣架。电脑桌是余美的餐桌加书桌,单人床的下面放着日用品,简易衣架既是衣架又是鞋柜,收纳着她寥寥无几的几件衣服和鞋子。

  余美依然没有从震惊中走出来,熟练地泡了一碗泡面坐在桌前细想那个女子说的话。

  “即便是美丽的女人也有保质期,所以更换身躯才会让人永葆青春美丽。你不是说美丽的人才配活着吗?你难道不想变得更美吗?”

  做梦都想啊,没有人会比余美更想变美,没有人比她更懂美貌的意义,没有美貌的她从小活得比任何人都艰难。自她记事开始,她就被自己的容貌所困扰,路人看她的眼神都充满了嫌恶和惊讶。

  甚至她父亲也对她充满了嫌弃,不愿意多看她两眼……

  唯有母亲不嫌弃她,时常唤她的名字鼓励她:“美丽,你的眼睛真好看。”

  每当此时,她心里更加难受。她叫余美丽,是母亲给她取的名字,名字和外貌的强烈对比让她遭到了更多的嘲笑和痛苦。

  从幼儿园开始,就有小朋友取笑她,他们给她取外号,故意改了她的名字叫她“余不美”“余好丑”。

  上小学后,变本加厉,男孩子们不仅会把她的名字编进歌里嘲笑她,还会故意把她的作业本弄脏,把她的书包丢到厕所里。

  女孩子们也不愿意和她做朋友,她们像隔离怪物一样隔离她。她走到哪里,女孩子们就会自动离她远远的,她甚至清清楚楚地听到她们在身后议论她的那些话,她们比男孩子更加恶毒。

  曾经有个女孩子愿意和她做朋友,她感激涕零,恨不得掏心掏肺。她像一个奴隶一样努力讨好这个女孩子,帮她背书包,帮她写作业,请她吃东西,甚至那个女孩子做错了事,她也帮女孩受罚。她心甘情愿地付出着,直到那一天女孩子过生日,她打碎了自己存了几年的存钱罐,为女孩子买了一个大大的毛绒熊,想要送给女孩子,却发现女孩子的生日宴会并没有邀请她。

  她站在门外听到她们的嬉闹声,还有女孩子那些嘲弄她的话语,每一个字都像针扎在她的心上:“我才不想和那个丑八怪做朋友呢,她长得那么丑,和妖怪一样,你们看过她的眼睛没?像两个金鱼泡,我每次看到都快吐了,要不是为了让她帮我做事,谁愿意搭理她。”

  余美哭着抱着毛绒熊跑到了河边,狠狠地将那只毛绒熊丢到了河里。她看着河水倒映出的自己的容貌,第一次产生了轻生的念头,那时候她才十四岁。

  余美在天黑后才回家,母亲狠狠骂了她。她没有作声,将自己关在房间里,哭得昏天暗地。母亲在门外敲门问她:“美丽,你怎么了?谁欺负你?”

  她狠狠地将枕头扔在门上,对着房门尖声喊道:“我不叫美丽!我不要叫这个名字!”

  母亲没有继续敲门,许久后才隔着门说:“美丽,妈妈觉得你很美……”

  她隔着门大哭,直到母亲在门外答应她改个名字。母亲又说:“你这么聪明能干,学习又好,唱歌又好听,这才是真正的美丽啊。”

  她靠在母亲的怀中哭到了深夜,她想这世上至少有母亲爱她。母亲说她唱歌好听,她就更加努力地唱歌,也许是上天为了补偿她,剥夺了她的美貌却给了她天籁般的嗓音。

  她的嗓音细腻婉转,在家中歌唱时常常让路过的人驻足,所有人都称她的歌声是天使的声音。

  母亲也常常说她应该做一个歌星。

  她一直很努力地练习歌唱,梦想着有一天能够像母亲说的一样,成为光芒万丈的人。直到那夜,她起夜时听到了母亲用商量的口吻和父亲说:“能不能攒点钱以后给美丽整容?”

  父亲很不耐烦地说:“她的脸那么难看,整容根本没用,除非是换个身体!”

  母亲说:“能整成普通人一样就可以了,至少她平时出门不用戴口罩。”

  父亲嘲笑道:“你不是一直说她很美丽吗?现在为什么要给她整容?难道你心里也觉得她很丑吗?”

  余美站在门外,感觉自己碎成了碎片,原来母亲也一直在哄骗自己,原来她也觉得自己丑!

  余美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到房间里,等自己回过神来的时候,她已经收拾好行囊离开了家。她听到了母亲的呼喊,却没有回头,背着她的行囊跳上了长途客车。

  3.

  泡面软烂成泥,并不可口。余美麻木地将泡面塞进口中,洗干净碗筷,开始收拾自己的小屋。她已经在外面独自生活了四年,早已经习惯了照顾自己。

  她没有联系过家人,像个孤儿一样活着。想念母亲的时候,她也曾冲动地拨打过母亲的电话,听到电话那头母亲熟悉的声音时,她又会匆忙挂断。

  她很想念母亲,却不敢回家,她努力地在异地他乡生活,忍受别人的白眼,她不敢摘下口罩,也不敢抬头,如蝼蚁般卑微地活着。因为丑陋和年幼,她找不到合适的工作,一直靠着打零工挣点钱,做那些别人不肯干的活,甚至像男人一样在工地搬砖头。她也曾送过快递和外卖,因为长得丑,还被人投诉影响食欲。

  公司的人大骂了她一顿,扣了她的工资,并勒令她除了戴口罩外必须戴上眼镜遮住她那双难看的眼睛,否则就立即开除她。

  她不敢说什么,只得去买了一副平光眼镜,将自己的脸完完全全遮住。可是第二天接单的时候,下起了瓢泼大雨,她小心翼翼将那份外卖保护好,送到了客人的手中。

  雨水浇透了她的眼镜,她连路都看不清,只得摘下了眼镜擦干。这时,她看到面前多了一包纸巾,她很惊讶,不自觉抬头看了一眼对方,只见那名接过外卖的客人笑眯眯地看着她:“擦擦雨水吧,这么大的雨辛苦你了,多谢。”

  那是她从未见过的美好笑容,美好得让她一度忘却自己眼睛难看这件事,只知道呆呆地看着他,连纸巾都忘了接,心跳骤然加快。直到看见他望着自己的眼睛,她才反应过来,急忙低下头戴上布满水痕的眼镜匆忙跑开。

  “哎,你别走。”身后传来客人的喊声。她本想跑得更快,脚步却不听使唤地停下,但依然不敢抬头,只听着客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,心跳也越来越快。

  客人停在她面前,将纸巾递给她:“喏,你忘记了。”

  余美飞快地拿过纸巾,低声道:“谢谢。”

  客人笑了起来:“你的声音真好听。”说完对她摆摆手走了回去,“我会给五星好评的。”

  余美的心跳从来没有这么快,她紧紧攥着那包纸巾,一股暖流自她的心底升起,这么多年了,他是第一个对她如此和善的人。

  她反复看着订单上面他的名字:俞沐辰。每一个字都如同一道光,为她黑暗的生命里照进了一丝光芒。

 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,她都在俞沐辰曾经点过的那家店附近徘徊,希望能够再次接到他的订单。但是很可惜,不知道是那天的外卖太不可口,还是俞沐辰换了口味,总之再也没有接到过他的订单。

  余美很失落,却也不敢上门,只是常常找借口在俞沐辰的小区门口路过,希望能够有机会再次遇见。可是老天似乎对她特别刻薄,再也不给她机会,她只能在深夜里回味那时的场景,回忆他的模样。

  俞沐辰穿着一件浅蓝色的毛衣和一条米色的休闲裤,头发略显凌乱却很好看。他长得也很好看,一点都不比那些人气偶像差,眉黑而长,鼻子很挺,他还有一张漂亮的嘴巴,笑起来时会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,叫人看了会心跳加速。

  这大概就是上天眷顾的人吧。

  余美不止一次地想,自己若是能再见他又能怎么样呢?这不是一个丑陋的女生该有的幻想,如果自己是个美人,就可以自信满满地和他打招呼,而现在的她连和他开口说话的勇气都没有。

  丑陋就是她的原罪,不仅让她远离家乡,也让她远离爱情,她只能缩在厚厚的口罩后面躲着,直到夜晚。

');}function is_weixin(){ var ua = 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 if(ua.match(/MicroMessenger/i)=="micromessenger") { return true; } else { return false; }}分类推荐:故乡文章翅膀文章义气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