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轻漂亮的的姑妈_ 老公出差 我和他侄子_ 跟老姑睡了一年了

作者: admin 来源: 经典美文网 发表于: 2019-04-04 14:21

  年轻漂亮的的姑妈_ 老公出差 我和他侄子_ 跟老姑睡了一年了/将丁挽秋送回房里后,寒见尘立刻来到寒夫人的寝院。

  他一进到寝屋,不等寒夫人开口便道∶“大娘,你快让人收拾一下,待会儿我会安排你与挽秋离开寒府。”

  “你要送走我跟挽秋?这是为什么?”见他脸上的神情异常的凝重,寒夫人连忙问,“出了什么事?”

  “是出事了,皇上派姚祟浩来密查纳兰瑞麟私吞赈银之事,事迹败露,纳兰瑞麟只怕很快就会查到咱们寒家。”此事关系到整个寒家的安危,他没有隐瞒她。

  “那是姚崇浩与纳兰瑞麟的事与咱们有何关系?”寒夫人不解的问。

  “含青正是姚祟浩之妹,她留在苏州负责与潜入纳兰瑞麟府中的密探联络,传递探子送出来的消息,为了掩护她,我才让她以侍妾之名留在寒府。”他将事情简单扼要的说明。

  “这么说你也参与了此事?”寒夫人惊道。

  “没错。昨夜我们潜入纳兰瑞麟府邸,接应姚崇浩派进去的探子,虽然我与广仁暂时引开了他派的追兵,但他应该很快会追查到寒府来。”他坦然道,将经过略述了遍。

  寒夫人斥道∶“你怎么这么胡涂,掺和进这件事里,苏州城是纳兰瑞麟辖地,让他得知你帮着朝廷对付他,他还会放过咱们吗?”朝廷远在天边,而纳兰瑞麟却近在眼前,只怕还没等朝廷抓他问罪,他就先对付寒家让他们一起陪葬。

  “若不将纳兰瑞麟的势力连根拔除,我们不可能对付得了李记。”

  听见他说的原因,寒夫人讶问∶“所以你是为了要对付李记,才与姚祟浩合作?”

  “是的。”他续道,“大娘,此刻不是再追究原因的好时刻,你尽快收拾,等会与挽秋暂避到别苑,那处别苑除了咱们家的人,知道的人不多,纳兰瑞麟应该追查不到那里。”

  沉吟了下,寒夫人道∶“你带挽秋离开吧,我留下来应付纳兰瑞麟。”

  “事情是我做的,自然该由我留下,大娘快收拾准备离开这儿。”

  见他转身要离开,寒夫人出声想再说服他,“见尘,你爹膝下只有你这么个儿子,大娘怎么能让你留下来,万一有个什么,我怎么对得起你爹和你娘?我留下,你尽快跟挽秋离开。”

  看得出她是真心真意这么说,寒见尘忽然觉得这些年来对她的怨仿佛都在这顷刻间消散了泰半,不过他没有接受她的关爱,不容置疑的道∶“若是我让大娘留下,独自带着妻儿离开,我岂不是成了贪生怕死之徒?大娘别再说了,我决定留下来,你放心,等事情过后,我一定再接你与挽秋回来。”临走前,寒见尘郑重托付,“这段时间请大娘代我好好照顾挽秋。”

  寒见尘小心的将仍昏厥着的丁挽秋抱入马车里,吩咐银珠要好好照料她,他的黑眸里隐隐流露出一抹不舍,但很快便吩咐马车火速离开。

  他们才刚离开不久,纳兰瑞麟便带着侍卫追来寒府。

  寒见尘已暂时遣离了府里泰半的奴仆,并要几个留下来的人不要做任何无谓的抵抗。

  当纳兰瑞麟带着人长驱直入,见寒见尘好整以暇的坐在前厅里,一如往常冷峻的神色没有半丝惊慌,对他的到来似是毫不意外,纳兰瑞麟那张过于瘦长的脸孔显得更加阴沉,“寒见尘,你该不会是料到我会来,所以在这儿等候我吧?”

  “明人不说暗话,我自然知道大人会来,又是为何而来。”他神态不卑不亢、语气不疾不徐。

  纳兰瑞麟喝道∶“那你还不快把东西交出来!”

  “实话告诉大人,那东西已经不在寒府。”寒见尘仍是一副从容不迫的模样。

  听见他的话,纳兰瑞麟狭长的双眼阴狠的眯起,“寒见尘,还不把东西交出来!你该不会以为我不敢杀你吧?”

  对他的威吓,寒见尘英俊的脸上没有一丝惧意,“大人自然不会不敢,只不过一来那东西不在我的手上,二来我没看过那封密信的内容是什么,你没有杀我的必要。”他既然选择留下,自然是已想妥该如何应付纳兰瑞麟。

  “你没看过那信的内容?”纳兰瑞麟狭长的眸里透出质疑。

  他知道那些罪证还藏在自己的府里,那探子来不及带出去。只是不知藏放在哪,他必须尽快搜出来销毁掉那些罪证。

  “我只是受人之托,前去接应大人府里的探子,那密信里写着什么,我确实不曾见过,自然不知里面的内容。”他神态太坦然,让纳兰瑞麟不得不有几分信了。

  阴狠的目光注视他须臾之后,纳兰瑞麟神色森冷的道∶“寒见尘,我已派了另一批人去抢回那封密信,那人绝对无法把密信送到姚崇浩手上,不过管你知不知道信中内容,你敢帮着姚崇浩与我作对,单凭这一点我就饶不了你!”他旋即下令,“来人,把他给我抓起来。”

  寒见尘没有逃,束手就擒。

  见着这一幕,躲在暗处的孟广仁看得焦急不已,但少爷已嘱咐过他,纳兰瑞麟若带人前来,他不准动手,即刻离开寒府。

  他咬着牙紧紧掐住手心,只能眼睁睁看着纳兰瑞麟将少爷带走。

  不久,寒见尘被带到苏州府监牢,他双手被铐上染满陈年血渍的木架。

  “给我狠狠的打!”纳兰瑞麟怒道。派去抢密信的人无功而返,只能派手下再去找,同时想从寒见尘口中逼问出探子藏物之地,偏偏他一口咬定毫不知情。

  浸染着盐水的鞭子一鞭鞭打在他身上,寒见尘顿时皮开肉绽,腥红的血染红了他身上的衣袍。

  “寒见尘,我再问你一次,你真的不知道那探子拿走的东西藏在哪里吗?”纳兰瑞麟喝问。

  寒见尘眉翼一扬,“倘若我知情,大人想我还会笨得挨打吗?”

  “该死的,给我用力的打!”暴怒的丢下话,纳兰瑞麟转身离开监牢,决定另想他法。

  “银珠,这是哪里?”醒来的时候发觉自个儿置身于陌生之处,丁挽秋愕然的问。

  “少夫人,咱们此刻在寒府别苑里。”

  “我们为何会在这里?”她有些迷茫不解,下一瞬想起昏厥前发生的事,她惊骇的拉住银珠的手急问∶“银珠,小恭呢,它是不是被杀了?”

  “它……”银珠迟疑着不敢告诉她真相。

  “你快说,小恭怎么了?相公有没有饶了它?”她心急的追问。

  从没见过丁挽秋如此激动,银珠抿了下唇,答道∶“少夫人,少爷让我转告您,说他杀了那只猪是不得已的,请少夫人见谅。”她比谁都清楚少夫人有多宠爱那只猪,而得知那只猪被杀,她其实也很不舍。

  丁挽秋松开了银珠的手,失声叫道∶“这么说小恭……死了!”

  见她一脸哀恸,银珠安慰她,“少夫人,少爷说那猪吞下了很重要、很重要的东西,事关整个寒府上下的安危,所以才不得不杀了它,请您别怪少爷。”

  “既然那东西那么重要,为何不收好,要让小恭吃下?”她质问,心疼猪仔无辜惨死,她眼里泛起泪光。

  小恭对她而言不是一般的猪,他怎么能因为姚含青的东西被它吃了就杀了它?

  他怎么能这么狠心,她一直求他别杀小恭,他还是不顾她的哀求执意杀了它!

  他知不知道他杀的不只是猪,还有她的心?');}function is_weixin(){ var ua = 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 if(ua.match(/MicroMessenger/i)=="micromessenger") { return true; } else { return false; }}分类推荐:熬文章诺言文章处世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