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姑父在车库_老公去买醋和小叔子厨房_和小叔子做那件事

作者: admin 来源: 经典美文网 发表于: 2019-04-04 14:19

  和姑父在车库_老公去买醋和小叔子厨房_和小叔子做那件事/仔细在漆瓶上描绘荷花,丁挽秋每一笔都很谨慎,她画得浑然忘我,连身旁多了个人都没发觉。这只漆瓶她已经画了两日,今日即将完成,可不能在这当下出错。

  寒见尘阻止王大娘开口,静静站在一旁看她凝神描绘着手上的漆瓶。

  半晌,画完最后一笔时,她如释重负的轻吐一口气,然后仔细端详着漆瓶上的荷花,却不禁轻蹙了起眉,不太满意的道∶“王大娘,这荷花看起来似乎少了什么。”

  “没错,少了一抹灵气。”

  听见回答的竟是寒见尘的嗓音,她诧异的侧首,“相公,你怎么来了?”

  “少夫人,少爷已经来了好半晌呢。”王大娘笑道。

  “相公你怎么不出声叫我呢?”

  “我不想让你分心。”他接过她手上蘸了色漆的笔,再拿过她手里的那只漆瓶,在上头添了几笔,便勾勒出一只翩翩飞舞的彩蝶,还有两只停在荷叶上的蜻蜒。

  目不转楮的看着他几笔便画完,丁挽秋忍不住惊叹道∶“啊,多了这只彩蝶和两只蜻蜒,这朵荷花仿佛整个都活了起来。”

  王大娘说道∶“少夫人,少爷可是制作漆器的高手,凡是少爷经手的漆器,那可都是上品,外头人人抢着收藏呢。还有呀,咱们作坊里很多外头没有的色漆,也都是少爷亲手调配出来的。”

  “原来相公这么能干。”丁挽秋觑向他的眼神多了丝佩服。

  接过他手里那只圆身细颈的漆瓶,想到这只漆瓶是他们一起画的,她眼神更多了抹欣喜甜蜜。

  “以后学做漆器时有什么问题,你尽管问我。”寒见尘语气里隐隐流露一抹疼宠。

  “好。”她欣喜的颔首。

  “你若没有事了,我们走吧。”

  他是特地来接她的?意识到这件事,丁挽秋唇瓣漾开暖笑,“我没事了。”

  寒见尘很自然的牵起她的手离开。

  王大娘摸摸下巴,目送他们携手离去,少爷跟少夫人看起来很恩爱嘛,一点都不像外传的那样。

  垂眸看着两人交握在一起的手,丁挽秋心头油然浮现一句话——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,她眸底染上幸福光彩,想象着等他们的发丝都花白了,他还能这样牵着她的手一起走,她心中忍不住盈满暖意。

  坐上马车后不久,她发现这不是回寒府的方向,“相公,我们要去哪里?”她不解的问。

  “我们要到岳父家。”

  “咦,要去我爹娘家?为什么?”她讶道。

  “成亲后我还没带你回门。”他简单的说明原因。

  “我自个儿回去过了。”成亲第三日,她就依习俗,带着婆婆为她备妥的礼物回去看望爹娘了——只是她身边少了应该一同前往的夫婿。

  当时娘见了她只身一人回来,拉着她伤心了好久,爹更是自责懊悔,不该将她嫁进寒家,她安慰了好半天才哄住了他们。

  “上次我没陪你回去不算。”昨日大娘特意提醒他此事,他才想起成亲到现在,他还没带她回门,依习俗,成亲后丈夫需找个日子带着妻子回娘家拜见岳父岳母。

  “爹娘若看见你来,一定会很高兴。”自从得知她与一只猪仔拜堂,爹娘便对他们同意这椿婚事一直很内疚,若是借此行让他们知道他待她很好,一定能让他们心里好过一些。

  “你爹娘他们应该对我很不谅解吧。”他不仅拿一只小猪仔来跟她拜堂,连上次回门都没有陪她,想必他们对他这个女婿的印象糟透了。

  明白他指的是什么事,丁挽秋微笑道∶“他们是有点不谅解,不过今日看见你,我想应该他们就能宽心了。”只要让爹娘知道她过得很好,他们便不会再耿耿于怀。

  不久,两人来到丁家。

  看见寒见尘亲自带着女儿回来,丁氏夫妻诧异的互觑一眼。

  “挽秋,你们怎么会一块回来?”丁夫人满脸狐疑的问。

  寒见尘上前躬身行礼,“拜见岳父岳母,小婿直至今日才过来拜访,还请岳父岳母指训。”

  见他突然朝两人行礼道歉,丁氏夫妻吃了一惊,连忙道∶“快别多礼了,人来了就好。”

  丁夫人悄悄瞥向女儿,用眼神询问究竟是怎么回事。

  丁挽秋走过去搂着她娘的手臂,笑着解释,“相公说上次他没空陪我回门拜见你们,所以这次特地过来请罪。”

  丁夫人低声在女儿耳旁问道∶“他对你不是不理不睬吗?怎么突然……”

  她也轻声回答,“娘,相公他现在待我很好。”

  “真的吗?”丁夫人仔细打量女儿的脸色,见她笑意盎然,似是过得不错。

  “真的。”丁挽秋神色认真的颔首。

  “那我就放心了,你不知道,为了你的事,你爹这段时日天天唉声叹气,好几次都提起想把这祖屋给卖了,好筹钱还给寒家,去把你带回来。”丁夫人拉着女儿悄悄说着。

  当初得知寒家竟让女儿同一只猪仔拜堂后,她和她爹又心疼又愧疚,她爹更恼怒得几乎想不顾一切冲到寒家把女儿带回来。

  “我不是跟爹说过不能这么做吗?”

  “就是因为你千叮咛万嘱咐,所以你爹才没真的那么做,还好还好,你总算有好日子过了,这下你爹能安心了。”

  “娘,是女儿不孝,让你们担忧了。”明白爹娘对她的心疼,丁挽秋歉然道。

  “挽秋,这不是你的错,都怪你爹识人不清被人拖累,欠下那么大一笔债,才害得你为了替他还债而嫁到寒家。”丁夫人明白女儿性情一向淡泊,根本无意高攀像寒家这样的名门望族。

  而他们夫妻原本也只想找个与丁家家世相当的人家,把女儿嫁过去,让女儿安安稳稳的过下半生就好,怎知会闹出一桩欠债之事,更没料到寒家竟会看上她。

  丁挽秋轻声道∶“娘,过去的事就别再提了,被爹听见,爹又要自责了。”');}function is_weixin(){ var ua = 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 if(ua.match(/MicroMessenger/i)=="micromessenger") { return true; } else { return false; }}分类推荐:锁文章快乐文章积极向上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