班主任用下半身奖励我_嗯~啊~啊~啊快点_轻一点儿老师好久没做过

作者: admin 来源: 经典美文网 发表于: 2019-04-04 14:14

  班主任用下半身奖励我_嗯~啊~啊~啊快点_轻一点儿老师好久没做过了/“小恭、小恭,你在哪里?快出来。”

  寒见尘不让她将猪仔养在寝屋里,她只好让银珠在屋外找了个地方安置它,可一早醒来,就没见到它,原以为它是去哪玩了,晚点会回寝院找吃的,可等了半天都不见它回来,丁挽秋有点担心,这才与银珠四处找猪。

  “少夫人,不如我去叫翠儿姐和其他的人帮忙一起找比较快。”银珠提议道。

  丁挽秋颔首,“多一点人帮忙找也好,你去吧,我先在这附近找找。”

  银珠离开之后,她又找了一会,这附近都找遍了,最后她望向前方的一处院落,踌躇着要不要过去。

  银珠告诉过她,那边的院落是寒见尘的书斋,不能随意闯入。

  想了想,她提步走过去,询问守在院门前的一名男仆,“相公在里面吗?”

  “回少夫人,少爷这会儿不在。”

  “我养的一只猪仔不见了,我能不能进去找找?”

  那名家丁听了她的话讶道∶“咦,少夫人在找猪吗?刚才是有一只小猪跑进来,我们想抓住它,可它跑得很快,没来得及抓住。”

  “它还在里面吗?”她连忙问。

  “还在,阿庆正在里头找。”

  “我也进去帮忙找吧,听见我的声音,它也许很快就会出来。”

  “这……好吧,少夫人请进。”那名家丁退开几步让她进来,接着告状,“少夫人,那猪方才跑了进来,弄乱了不少东西,只怕少爷回来见了会生气。”

  “是我没看好猪仔,相公那边我会向他解释,你不用担心。”丁挽秋温声说道。

  走进去后,便看见里面有个院子,栽种了不少花草树木,此刻春花正开得灿烂妍丽,树梢上还有雀鸟在嬉戏鸣叫,十分清幽,她打量了几眼后,轻声唤道。

  “小恭、小恭……”上回被寒见尘听见她叫它向恭,引来不满,从此她改口叫猪仔小恭,免得再惹来非议。

  她一边找一边叫,似是听见她的声音,不久,前方的廊道下窜出了一抹猪影,这时,也正在找猪的一名男仆看见它,飞快的扑过去想抓住,嘴里没好气的咒骂,“好啊,你这只该死的猪终于出现了,被我抓到后,非宰了你烤来吃不可!”

  似是察觉到危险,小恭立刻迈开猪蹄调头逃走。

  那男仆赶紧追过去,见状,丁挽秋也连忙跟了过去,最后追到一间屋里,只见那名男仆已一把抓住了小恭,猪仔拼命的在他手里挣扎低咆着。

  男仆对着猪仔一脸恶笑,“被我逮到了吧,看你还往哪里跑,你等着被我扒皮烤来吃吧!”

  她赶紧朝那名男仆走去,出声劝阻,“这是我养的猪,能不能把它交给我?”

  男仆回头一看,有些错愕,“少夫人?”

  “对不住,它给你们添麻烦了,是我没看好它才让它跑出来捣乱,能不能把它还给我呢?”丁挽秋唇边挂着一抹浅笑,好声好气的商量。

  她脸上的笑容温煦得让人难以拒绝,且以她少夫人的身份他也不敢拒绝,男仆忙不迭将猪仔提到她面前,“少夫人千万别这么说,这猪还您。”

  丁挽秋抱住递到她面前的猪仔,接着抬首问∶“它弄乱了哪些东西,能不能带我去看看,我来整理。”小恭似是有灵性,知道没危险了,一到她怀里便不再挣扎,乖乖任她抱着。

  男仆连忙摇手,“那些东西咱们会整理好,怎么能让少夫人动手。”

  “你还是带我去看看,我想知道它弄乱了哪些东西。”是她没看好猪仔让它跑来这里胡闹,她不想给下人们添麻烦,打算亲自将它弄乱的东西整理好。

  “是。”见她坚持,男仆领着她走向隔壁房间,推开房门后,回头向她解释,“少夫人,这间房间是摆放漆器的地方,作坊所做的漆器都会取来一件摆在这儿当样本。”

  丁挽秋跟着他走进屋里,里头设置了许多木架,架子上摆了琳琅满目、各式各样的漆器,小至碗、盘、花瓶、杯子、各种食盒,大如柜子、桌几、屏风都有,而地上翻倒散落了不少漆器,想必就是小猪跑进来弄乱的。

  她将怀里的猪仔塞给那名男仆,“你帮我把它送回寝院去,让银珠看着它,我来收拾这儿。”

  原以为她方才只是随口说说,没料到她真的打算亲自收拾,男仆赶紧道∶“少夫人,这些奴才来收拾就好了,您回去吧。”

  丁挽秋扶好脚边的屏风,再捡起一只漆盘,温笑道∶“这儿是我养的猪弄乱的,我自当负责,你快帮我把小恭送回去,省得它逃掉又来胡闹。”

  看她动手收拾掉落一地的漆器,男仆心中对这位平易近人、没有架子的少夫人油然升起一抹好感,没再说什么,抱着猪仔转身出去。

  将掉落地上的漆器一一捡起放回架上,丁挽秋这才有空细看这房里的漆器,讶然的发现这里的漆器件件精美绝伦。

  她不是没见过漆器,丁家也有些用具是漆器,但那些漆器没有一件比得上这里的。

  她随手拿起一件描金的双耳葫芦瓶,上面用金漆描绘一双翱翔的凤凰,华美逼人,再拿起一只红色的食盒,上头雕绘的山水清悠细致。

  她的眼神再望向旁边的一只黑色的碗,碗上雕琢的两条红色鲤鱼栩栩如生,宛如要从碗上跃出来。

  再往旁看过去是一只漆盘,上面绘着两只猫儿在戏蝶,那猫儿和彩蝶的模样亦是活灵活现。

  最后她拿起一只漆瓶,瓶身是绿色的,一枝白色寒梅绽开在瓶身上,白梅一直沿伸到细长的瓶口处,乍看之下就仿佛插了一株真的白梅在那儿。

  她对这只漆瓶爱不释手,正专注欣赏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清脆的嗓音——

  “啊,你是谁,在这里做什么?”

  她回头,看见寒见尘不知何时走进来,在他旁边还站了一名女子,那名女子杏目桃腮、明眸皓齿,生得十分明艳。

  方才说话的想必就是她,那名女子看她一眼,见她没答腔,娇艳的俏颜有些不悦,“我问你话你没听见吗?快说,你是谁,怎么会闯进见尘哥哥的书斋?”

  听见她的话,丁挽秋立刻知晓她的身份,她就是寒见尘带回来的那名侍妾吧,她不疾不徐的答道∶“我养的小猪方才不慎闯进来弄乱了这儿,我在这儿收拾。”

  “这些事让下人做就好了。”一直没开口的寒见尘终于出声。

  察觉他对眼前女人说话的语气有些异样,女孩想了想,脆嗓问道∶“见尘哥,她该不会就是你大娘强逼你娶的那个女人吧?”

  “嗯。”寒见尘应了声。');}function is_weixin(){ var ua = 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 if(ua.match(/MicroMessenger/i)=="micromessenger") { return true; } else { return false; }}分类推荐:思考文章励志名言文章制度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