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经典文章 > 生活随笔 >

我和家里的五个光棍汉一起生活 五个光棍汉日一个我

作者: admin 来源: 经典美文网 发表于: 2018-11-18 14:26

我和家里的五个光棍汉一起生活 五个光棍汉日一个我!正的救命恩人施恩不望报,冒牌的救命恩人却向他索讨不合理的报酬。是命运吗?教他今天遇见杜奶奶带来的尹静水。

 

  他轻扯唇角,道不清此刻窜过心田的是什么滋味。

 

  重回病房,送走客人。

 

  孙奶奶反而没了先前的愉悦,叹气道:“我好喜欢那位静水小姐,特地向杜太太打听她有没有男朋友,结果,唉,她早有一位青梅竹马的男朋友,而且门当户对,男方的家人都非常中意她。话说回来,怎么可能不中意?我也很中意啊!”

 

  孙无怒的眼里精光闪烁。“奶奶,未来的事很难说。”

 

  “怎么,你想横刀夺爱?”

 

  “我不做那么没品的事。”

 

  “那你是想……”

 

  “你相信我吗?奶奶。”

 

  “我当然相信我的宝贝金孙。”

 

  “那请你静观其变,最慢一年,尹静水会是我的妻子,奶奶的孙媳妇。”

 

  “无怒啊,爱情是不能不择手段的。”

 

  “不择手段的不是我,而是另有其人。”

 

  “什么?”孙奶奶一头雾水。

 

  孙无怒但笑不语,开始感到跟“救命恩人”打交道会是一件有趣的事。

 

  当然,他指的是尹静水。

 

  第2章(1)

 

  每当静水约她去健身中心或去做美容SPA,谷夜岚总是尽可能将工作排开,让自己也去享受一下被人服务的滋味。

 

  谷夜岚一方面是好强的,一方面则认为自己比尹静水更优秀、更杰出,更有资格得到最好的一切。虽然这些花费的负担有点沉重,但她将目光放远,相信唯有将自己的外表维持在最完美的状态,才有机会压过尹静水嫁入沈家。

 

  今天她们去一家新开幕正在试营运的美容健身会馆,有很棒的温水游泳池,而且尚在筹备营运中,没有太多人,静水告诉谷夜岚一定要来试试,运动是极佳的纡压方式。

 

  各自换了泳衣,静水将项链、耳环和名表解下来,谷夜岚无心的问:“这支手表我没见过,你新买的?”

 

  “沈渊送的,说是赔礼。”静水将镶钻女表亮了亮,笑着收进包包里。

 

  “赔礼?”谷夜岚的心刺痛了一下。

 

  “他抽不出时间陪我再去看一次电影,那部电影便下档了。”

 

  “拜托,是你自己生理痛没办法看完的!”

 

  “可是他的确说过会再带我去看一次,没办法做到当然要赔罪。”受宠惯了的尹静水,有时也会要娇蛮。

 

  “是你硬跟他要的吧!”

 

  “才没有。我说请吃法国菜赔罪好了,他当然说好啊,然后就带着一束鲜花和礼物来家里接我,礼物就是这支手表,我当场戴上,他很开心呢!”

 

  静水笑得春风得意,转身将皮包锁进保管箱里,钥匙挂在手腕上。

 

  谷夜岚也照办,但内心五味杂陈,好想抹去静水脸上幸福的笑靥!

 

  若非她将暗恋沈渊的情愫藏得很好,她几乎要怀疑静水是故意在向她炫耀!

 

  如果沈渊对她有对静水的十分之一好,她会高兴得掉眼泪吧!

 

  为什么她苦求不得的幸福,静水总能轻易得到?

 

  从小母亲杜倩吟也是照静水的模式在栽培她,静水学什么才艺,她一样能学,静水一路念昂贵的私立学校,她一样能念。谷夜岚当然明白家里的环境比静水家是天差地远,但杜倩吟也是好胜的女人,又只生一个独生女,常对谷夜岚说她爸爸每个月的薪水全投资在她身上了还不够,如果她将来无法出人头地,可没理由再埋怨父母了。

 

  谷夜岚当然想出人头地,何况她向来自觉高人一等。尹静水,说穿了,不过是一位胸无大志、只会花钱的千金小姐!

 

  其实在小时候,谷夜岚并不爱和静水在一起,衣着打扮难免会被比下去,她讨厌这种感觉。一直到沈渊的出现,而沈家与尹家是世交,沈渊一眼就喜欢上静水,频繁地出现在静水身边,于是谷夜岚也变得喜欢和静水在一起,如此才能常遇见沈渊。

 

  然而,不管她怎么告诫自己不可以,怎么费心隐藏爱恋的贪欲,却都骗不了自己每见沈渊一次便沉沦一次的心。

 

  沈渊那双令人屏息心动的黑眸,不断出现在她辗转起伏的思潮中。而且,沈渊并没有对她不好,彷佛她出现在他周遭是一件自然的事,更何况,他们如今还有工作上的联系,谷夜岚相信自己是有希望的。

 

  她的心就这样翻来覆去、心神不定、忽晴忽雨的备受煎熬,尤其见到静水一次又一次的亮着沈渊送她的礼物,说沈渊又订了哪家餐厅……她多想大吼大叫,告诉尹静水,她也有资格爱沈渊!

 

  静水游了五百公尺后,上岸休息一下。谷夜岚却只游了三百公尺。

 

  “夜岚,你今天心不在焉的,有什么心事吗?”补充一下水分,运动后的肌肤紧实得发亮,许多男顾客不断朝她们打量。

 

  “没什么,我是工作做一做赶来的,体力当然没你好。”谷夜岚有时也气自己干嘛自讨苦吃,又不是没男人表明想追求她,何苦单恋一根草?

 

  “少来,跑业务的人体力最好了,阿姨也说你比她年轻的时候更拚、更有企图心,几乎快要抢去她的职位了。”静水揶揄着。

 

  “我妈只有我一个小孩可以炫耀,你还当真?”谷夜岚看着她清清如水的一张脸更显清丽,白皙又光滑,不像自己常跑外面必须拚命防晒、美白,还是免不了有小斑点浮在脸上,幸好青春就是美,遮瑕一下便好。

 

  “沈渊说你有可能得到今年度业绩成长最多的新人王。”静水笑着鼓励她,明白她是好强的事业型女性,自叹弗如。

 

  沈家旗下的“正泰保险公司”是数一数二的大,杜倩吟早已是经理级的人物,经手的客户大多数是中上阶层,一开始拉保险也是从亲戚朋友下手,再扩展到亲戚的亲戚,只要肯放下身段、嘴巴够甜、时时关心客户,亲戚们都会将人情做给她。谷夜岚念大一时便开始跟着母亲四处拜访客户,她早就决心有一天要在沈渊身边工作。

 

  “沈渊有跟你提到我?”她喜出望外。

 

  “对。”静水神秘地眨眨眼,樱唇笑得有点暧昧。“沈渊说像你这么认真打拚的女生很少,要把你介绍给他一位好朋友。”

 

  “什么?”

 

  “很开心吧!夜岚,沈渊说你不适合当家庭主妇或悠闲的少奶奶,他的朋友目前正在自己创业,跟你一样很打拚、很有企图心……”

 

  “别开玩笑了!”除了阵阵心痛之外,谷夜岚更多的是气愤。“凭什么说我不适合当悠闲的少奶奶?我就天生命贱,活该一辈子拚命工作到死?如果我妈当年乖乖嫁给有钱人,我跟你一样是好命的千金小姐,不用自己赚钱自己花,一样有多金少爷追求我!”

 

  静水被她突发的怒火吓到了。

 

  “沈渊是肯定你的工作能力,何必这么生气?算了,算我失言。”她可不是受气长大的,自顾起身下水游泳,没注意到把钥匙手环滑落在椅子上。

 

  谷夜岚看到了,却假装没看到,走到一旁转角处打电话给孙无怒。

 

  “孙先生,你说话不算话吗?”她对着手机气急败坏的问。

 

  “你哪位?”正在忙的孙无怒对陌生的手机号码存疑。

 

  “我是你奶奶的救命恩人谷夜岚!”更气了,这男人简直过河拆桥。

 

  “哦,是你,有什么事?”

 

  “什么事?孙先生,你是贵人多忘事吗?你明明答应过我,会想办法追求我男友的结婚对象尹静水,让我男友顺利和我结婚。”

 

  “你男友?你确定沈渊是你青梅竹马的男友?”孙无怒在电话那一头冷笑。他不是莽夫,已派人将尹家、沈家、谷家、杜家的渊源全查清楚了。

 

  “当然。”谷夜岚咬住不放。“你堂堂一位大老板想出尔反尔吗?”其实根本搞不清楚孙无怒在哪个行业发财,但怎么看都不是小鱼小虾出身。

 

  “并非我想出尔反尔,而是有一位护士告诉我,随着救护车送我奶奶至医院急诊室的小姐,跟你长得不像。”孙无怒不想摊牌扯出尹静水,而是想给谷夜岚一次反悔的机会。

'); } function is_weixin(){ var ua = 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 if(ua.match(/MicroMessenger/i)=="micromessenger") { return true; } else { return false; } } 分类推荐: 对手文章 善意文章 狮子文章